关于爱情的誓言_写雪的散文|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景山少爷在西安读大学的那几年校园故事

来源:读吧文学网   时间: 2020-09-14

  【学校的南边,有一片蔬菜地】

  方才在写到这一段回忆的时候,我分明的又想到了和鲍彩琴去东张村那片蔬菜大棚地里游玩的事情。

  那时,大概是大二秋学期学校里开运动会的时候。在学校开这运动会期间,我们闲来无事,于是鲍彩琴就跟我一起到学校外面去走走。那天鲍彩琴穿着一件淡黄色的外套,裤子是天蓝色,鞋子为帆布鞋。

  我们在一起走到学校南区门口的时候遇到导员和他的老婆,导员看到我和鲍彩琴拉手一起走的时候便和我打了一声招呼,因他从我们后面向西过去,所以我就没有及时看见,当我准备也与导员打一声招呼的时候,导员和她老婆已经笑着骑着电动车走远了。

  我和鲍彩琴之后便向西走到阳光十字这里,当到这里,我们又往南走。在走到学校图书馆后面那条东西走向路的时候,我们沿此路又向西走去,向西的这条路很宽阔,当时还没有修建好,路的两边是一片片的蔬菜大棚,里面长有不少例如白菜和生菜的农作物,以及油麦菜等蔬菜作物。我和鲍彩琴沿此向西走去,在到达西处的一个地方,我和鲍彩琴下到路旁边的菜地里。

  我们往里走,这里静悄悄,杳无人烟,我想在这里和鲍彩琴来一场野战,但是鲍彩琴没有多少兴趣。在我开始抱住她并开始吻她的时候她把我给推开了。

  随后我们上去又向南走去,我们分别在南边的蔬菜地边游玩、观赏。田里的风景到底很好,有数不尽的安静,清闲不为外人言道。

  我们在这块清静的地方走着,不多久便来到了东张村的北口,那里有一颗高大泡桐树,上面的花芬芳异彩,为紫色颜,叶子宽厚。

  在通向其中的一条巷子里走一辆卖油麻花的小车,鲍彩琴顺道买了一些。

  这之后我们便从东张村这里往回走了,走到学校以后干嘛我就记不得了。对于有些事情来说,只能将印象深刻的记下来,至于平平常常不经过深刻印象的,便就有可能记不了了。

  【那个冬天,那场兼职】

  大概,这以后,我和妈妈就搬离开始住的这里了,我们又搬到杨户寨靠南一点另外的一家住了下来。那时,已是十一月份开始没几天的样子,那天气已经开始冷了起来。

  一周左右以后,我在贾福亮宿舍上网,在逛到赶集网上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招聘兼职的信息。说实在的,我早想要做一份兼职来打发无聊的大学时光了,事实证明,这的确有效。在干兼职的时候时间过得飞快,仿佛一眨眼的样子就过去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那网页上显示那个机构是做初中生的课程辅导的,在咸阳市人民路银都国际大厦那里。

  我仔细的看了看,于是就走到厕所那里打电话过去问了一问,手机那头接电话的是个女的,在经过简短的聊天之后她便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我表明第二天即可。

  第二天下午一点多钟,我乘坐着29路公交从我们的学校这里出发。在到达人民路那里,路面就变得很拥堵,约莫是上班时间的样子,故此车辆迟迟的不得望前开。最后到达电信大厦那里的时候,时间的指针就已经指向一点五十几了。

  我下了公交车以后便急急忙忙往人民路东面的银都国际赶,最后在寻找到银都国际的时候已是两点多几分。

  当我到达银都国际大厦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进去,在经过电话里那位招聘者的仔细比划之后,我才晓得是从西侧的停车处进去银都国际。

  那进入里面的门,是玻璃门,进入玻璃门里面为一个会客厅,置有沙发以及茶几。门口处有两名保安,分别西安中际中西医结合脑病医院帮您解决最近睡眠负责A座和B座。

  在进入银都国际B座的通道口时,有一道玻璃门挡住了去路,没有磁卡便不能打开这门,直到有人从中出来或者进去便可顺势进去。

  在进入到过道门以后,我便乘坐着电梯直上27楼,之后便看到我所要进行兼职的这个培训机构。

  那里面有一个女娃也和我一道是过来从事兼职的,还有一个叫做苏杰的工作人员,他负责和我们一起出去发传单,以及,到各个小区以及学校附近的宣传栏里贴海报。

  我们一行三人从银都国际大厦出发,坐电梯下来然后步行在人民路上,到指定吩咐的小区以及学校的宣传栏里贴海报。

  苏杰带了几个蜗牛胶,用了不久后蜗牛胶就用光了。这之后苏杰便在人民路南边靠近咸阳湖那条老街的商店里买了一个双面胶。我们一行三人分别去了好几个小区,以及,走了好几条路,之间也欣赏了很多的风景,还有一行三人的畅意交谈。

  第一天干完以后,我们就一起回机构里签到。苏杰把我们送过来以后就直接回去了。签完到以后,一起的那个女娃询问今天的工资怎么结,老板拿出钱包以后准备结给我们,但是里面全是百元百元的整钱,因此就叫我们先回去明天再结给我们。

  我听着也对,于是就准备回去了,这时一起的那个女娃不乐意了,她偏追要着老板把第一天工资结下,在电梯门关上前的一刹那,我看到她还在争着不让,真是挺无语,不过就二十四块钱的工资,有意思么,说了明天就明天,她还在那里不相信,真是叫人呵呵。

  第二天,我准时一点,一点59分就到了,这次还是我们一行三人,各处去贴海报,发传单,第二天干完以后,老板便把钱发给了我们,发的是第一天的,以此类推,直到不干的那一天全部结清。

  其实说实话我总共就领了两三回钱,一次是这次,还有一次是那次,还有一次就是最后一次全部结清了,零零碎碎的领,没意思,那么一点的钱,真是可有可无。但最重要的是,我度过了一段有意思的生活。

  我们一行三人分别去了很多小区,以及附近的风轮中学,在那些地方发传单,贴海报,如此进行了大概四五天的时间。后来,一起的那个女娃不干了,走了,之后便又有几个咸阳职业学院的学生过来,总共也干了两天,就不干了。

  我们在一周左右的时间以后,便不再贴海报,而是按照要求去做问卷调查。对于我而言,这可真是一个难弄的东西,拿着问卷去中学那边去要电话号码,可想而知,这有多损。

  我一开始和苏杰他们在风轮中学进行了两天,后来就到陕西科技大学咸阳校区的附属中学进行了,并且一干,就干到最后。

  在陕西科技大学咸阳校区附属中学做问卷调查的时候,是我度过的一段愉悦时光。那时,天气很冷,我每天下午都要早早的赶到那里,或是步行而去,或是乘公交车,或是跟着苏杰一道,或是我一个人。我总是在趁着那些初中生们上体育课的时候偷偷的在外面的栏杆上把问卷递过去让他们填写。他们对此的反应不甚相同。有避而远之的,有认真相填的,有乱写一通的,有恶作剧填了别人的电话号码。更多的是拒绝不填,并礼貌的说了声:“不用,谢谢!”

  有些女生主动要填,也有些男生主动要填,更多的时候是我坐在那边干等,等着五点以后这所学校放学。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观看这些小小的初中生,他们勾起了我曾时的回忆。

  有几个男生在互相追逐打闹,还有几个男生安静的坐在那里。有几个女生凑在一起讨论着什么,还有一群女生在踢毽子。有一个女生把毽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子踢飞到了我的这里,于是凑上来喊道:“叔叔,叔叔,帮我们捡一下毽子。”哈哈,叔叔,我竟然被小妹妹们叫叔叔,真有面子。

  记得第二次领钱的时候,我去嘉惠市场那里买了一双战地靴子,很霸道,穿着时候别有一番感觉。我一直认为,我始终具有一种走在时尚前沿的“野心”,什么是时尚,就是,你穿着一双战地靴,然后大步流星的走着,这***的就是时尚。

  我就是在穿了这双战地靴以后在那里向学生们要电话号码的时候被那些小小的初中生们羡慕的,不时的有经过我身旁的初中生说:“叔叔,你的鞋子好帅。”还有女生们也嘻嘻哈哈作抱拳崇拜状,可是,谁能知道,我是在这边,等了好几个小时吗,要知道,十一月份咸阳的天气,那可是冷嗖嗖的。

  我一直持续的干到两个星期多一点,就不再干了,一方面,决得单调,另一方面,的确没有什么学生了,一连几天的电话号码要了下依然是那几个熟悉的名字,因此,我就不干了。支此,做了三个星期不到的兼职,便圆满的画了一个句号。

  【这个女生有点悍】

  写到这里,我不禁的又想起一个女生叫冯季红,我忘记了是否在做兼职前夕结束的她,也许是兼职开始以后的没几天才认识的她。

  记得那天我在洛哇的宿舍里玩微信,玩着玩着就在附近的女生那栏里看到一个女生,该女生的网名叫记住一红字,没有具体头像的照片。我将记住一红字加上,就聊了起来。

  不多久我就叫记住一红字发张照片过来,她就用彩信发了过一张来。随后我便得知她叫冯纪红,是陕北延安黄陵县人,于我们学校工学院就读,现今大三。

  与以往在qq里和别的女生聊天一样,一碰到女的我就提见面,之后我就在我们学校南区的校门口那里和她约定好见面。

  在我先到达南区那边的29路公交站台后不久,冯纪红就到了,她看起来并不多高,显得娇小。我们在那里简单的寒暄了一阵之后就进入校园了,我和冯季红在南区的校园走了一圈。

  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总是习惯在傍晚约见冯纪红,记得那天傍晚时分,我和冯季红坐在情侣坡的凳子上,我胆大的试图吻她,但是冯纪红显得明显不配合,她不时的咬我的嘴唇,以至于我无法深入的接吻。

  还有,我摸她胸部以及胯部的时候她死活也不让我摸,有好几次我偷袭她胯部的时候她一个劲的直往下蹲让我无法摸着。只记得有一次吻她是顺利的,那次我完完全全的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湿吻。

  有一次,是下午两三点的样子,我和冯纪红出去玩,我们到李家庄北边那个花卉里参观花朵,后来我觉得无聊就把她一个人放在那里我独自回去了。就为此事,她还埋怨过我。

  回去的时候,她给我买了一杯奶茶,当时我对她说,让女孩子为我买东西,我真是过意不去,她却说没关系,朋友么不是。

  后来有一次,我做完兼职回来,我把她约出来骗到远一点的地方走走,我然后就带她沿着我们学校的统一西路一直往西走去。当走了较远一段路程以后,天便慢慢要黑了,于是在返回走的时候我把冯纪红拽到一处荒落的草地,那旁边有一堵破墙。

  我把冯纪红拉拽过来以后就焦急的把我的鸟从我的裤子里掏出来,掏出鸟以后我就把冯纪红的手按到我的鸟上,然后让她握住。之后我便使劲的晃动着她握住我鸟的胳膊以使我的鸟在她的手上做抽插状。

  冯纪红显得很郁闷,在我一连抽插了好久以后她便显得不耐烦了,她问我:“有没有好啊,我的手都酸了。”这时我总会说:“马上,马上信阳市羊癫疯的早期症状有哪些就好。”可每次马上,就又会持续很久。我的鸟在冯纪红握着的手上非常舒服,以至于我抽插的非常用力。冯纪红的胳膊酸也就不言而喻了。最后我到达高潮冲刺了,一股一股的精液接二连三的喷射出,好不痛快。当射完以后,我也就放开了冯纪红的手了。冯纪红厌恶的把手放在我的毛衣上擦了擦,随后我就开心的走了。冯纪红也跟着我一起回去学校了。

  尝到这次甜头,我就又一次的骗冯纪红到老地方来,冯纪红在向这边走的时候对我说:“不准再干嘛了。”我于是骗她:“这次我不做坏事了。”愚蠢的冯纪红于是相信了我。

  天快晚了,我们又次返回到达老地方,冯纪红便刻意的离我远远的以提高警惕。精虫上脑的我此际我哪里能耐得住,我就对冯纪红说:“我们到这里站一站吧。”冯纪红斩钉截铁的拒绝道:“不去。”我尝试着把冯纪红往下拽,但是冯纪红一个劲的往前跑,在跑离我大概七八米的样子冯纪红才停下来。

  我这时站着不走了,冯纪红回过头来对我说:“走啊,站在那里干嘛。”我则对冯纪红说:“你过来啊,你过来我就走。”冯纪红好像明白什么似的,她没好气的对我说:“我才不过去,你过来,我们一起回去。”我也不同意,我坚定的说:“你过来,我就和你一起回去。”冯纪红看僵持了一会儿没什么效果,她就过来了,但在到达离我三四米远的地方她又停止了,她对我说:“你过不过来。”我继续坚定的说:“你过来,我就走。”于是冯纪红就又过来两三米。这时我看冯纪红离我很近了,我就走上前去,用力的熊抱住她,把她往路下边拖。冯纪红明显挣扎着不让我把她拖过去,但明显这样的挣扎抵不过我的决心。就这样,我再一次的从裤子里掏出了鸟,让冯纪红的手握住,然后用力的抓住她的手臂来回摇动作抽插状。再一次的爽了一回。

  回去以后冯纪红显得有点潮湿,她对我亲密亲密的,但我已经射过了,便对她的亲密没什么反应了。她要我背她,于是我就背了她一会儿,在背她的时候我故意的挠了一下她的鲍鱼部位,她一无奈就不要我背了。

  我把她放下来,我们就一路往学校走去,在走回学校的过程中冯纪红竟然主动要求吻我,被我予以拒绝,因为我刚射过没多久。

  冯纪红跟我亲亲我我的感觉让我感到很厌恶,一般而言在我刚射过一次以后我是不愿意女生黏着我的。

  在最后到了阳光十字路口的时候,冯纪红想要把我左手戴着的那枚以前在丹兄宿舍那里问丹兄买的那枚八块钱的戒指拿去,我不给,她偏要,于是我怒了,就把她放在十字路口,一个人大步流星的回学校了。

  为这事,冯纪红显得很伤心,也很生气,她在第二天的时候对我说:“只不过是想看看你的戒指,你为什么要那样?”我也生气的对冯纪红说:“这枚戒指是我的幸运戒指,要是你拿着不给我了怎么办。”冯纪红这时也怒了,她说:“真气人,我会不给你吗?我不过就是想看一看。”

  这以后,我继续和冯纪红见面,只不过是没再去过前两次的那里,大多数是在南校区的情人坡那里玩情调。

  有一次,晚上,情人坡,我欲望亢奋的摸她,并且吻她,她不耐烦了,要求玩一下我的手机,我就把手机给她玩了,她玩了一会儿以后我憋不住的又去吻她摸她,结果她把我的手机做出摔的动作,她恐吓我说:“不许过来,过来我就把你手机摔掉。”把我给吓得,于是赶紧收敛一下。她继续玩手机,并且提防着我。

  这时我走到她旁边,她又把手机举起来作抛摔状,我不吃这一套了,愤怒的向她吼道:“把我的手机还给我。”她先是一愣,然后把手机给放到身后了。我看她似乎没有还手机的举动,治疗儿童癫痫病需要花费多少钱于是又一次的向她吼道:“把我的手机给我。”

  被我吼这么两次,冯纪红便显得委屈的蹲在地上抱膝而哭了。她把手机还给我,然后静静的哭着。可见,我是一个多么霸道而又自私的人!不近人情,欺负女孩子,斤斤计较!虚伪无情!像我这样的人,我真是连我自己都讨厌我自己了。

  这个学期末以后的再次开学,我就没再和冯纪红一起见面过了,而没再见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冯纪红已经在这学期实习了……

  【那个冬天有个秘密】

  大三上学期的事情到这里也应该圆满的画了一个句号了吧,但是还没完,鲍彩琴这一学期的一个星期六和我一起到我住的那里做一次,我连她的裤子都脱了,但是怕她的叫声太大被听到,于是我就直接把我的鸟放在她的鲍鱼口周围摩擦到射就行。

  自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和鲍彩琴做过了,到这里,这一学期该圆满的画了一个句号了,但是还没完,我仿佛记得那个冬天下了一场雪,是的,的确没错,下过一场雪。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和贾福亮一起下了楼,当我们走到教学楼的楼梯处那里的时候,我见雪起意,就把栏杆上堆积的雪薅起来,然后揉成团照着贾福亮一顿猛砸。贾福亮被我用雪砸一顿顿感此事有趣,于是他也用手把栏杆上的雪薅起来,揉成团朝我砸来。

  除此之外,我们又薅了垃圾桶盖上堆积的雪朝着相互方向砸去。我一路的追着贾福亮砸去,贾福亮一路躲闪,被我多次用雪团击中。

  我们到了北校区,又在那边停车的地方把车上堆积的雪弄下来揉成团相互砸去。

  下雪天打雪仗真的是很有意思。

  下午,我去了南校区把雪景给拍了下来,至今我的空间相册里还留有当时在南校区拍的那些照片,我把它起名为:那年冬天,梦的残留。

  时间一转而逝,来不及多说一点什么,所有的就都成了梦里残留。有几分不舍,又有几分遗憾,但是对此我们能说什么呢,只有默然缅怀。是的,默然缅怀。

  期末考试了,又一学期不声不响的即将成为终止,我和妈妈准备从咸阳火车站乘火车回去,但是那天在等车的时候遗憾的错过该天火车。我和妈妈到了站台上以后眼睁睁的看着火车慢慢启动,那种感觉真是一种类似天塌的感觉。

  后来妈妈在火车工作站那边改了票,因此我们就在后天再次的来到火车站等车。这一次我和妈妈才按时的登上了火车赶了回去。

  第一次没登上火车的时候,我和妈妈那着急的心态,现在想想,可真着实的好笑。火车没跟上而已,何必要那么着急,改个时间就是了,内心恐惧的那样子。还有,在回去的时候,行李那么多,每次往来于学校都是如此,那几年,我对行李多的事情真是受够了。

  之后在去火车站的时候,妈妈把行李放在那辆自行车上载着,等到火车站的时候,妈妈就把那破自行车给扔到了那里。还有就是,在途径505的时候,妈妈在街边的一个包子店买了十几个一块钱一个的那种包子。

  好了,2012年就到这里了,那么,2013年新年快乐。顺便说一下,2012年的12月22号那天非常平常。

  寒假回去以后我学会了打口哨,以前觉得打口哨吹音乐太难,可一旦会了以后,才发现,很多事情原来自己会了就没有什么意思了,真正有意思的是,自己什么都没有,但是很想得到。其中的这种,过程。

  (大三上学期 完)

  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微信1327835231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能治愈吗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