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爱情的誓言_写雪的散文|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原创长篇连载:那一片绚烂的云霞第1章老房老房] (都市情缘)(内容简介)老房、花海、执勤排、收容…

来源:读吧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都市情缘)

(内容简介)

老房、花海、执勤排、收容所、向阳院……动荡不安的,艰难转型的历史,20世纪六--八十年代里,二个和无数小人物,与共和国同生长共患难的崎岖坎坷之路……

(奇书最新力作!全本饕餮!敬请观赏!敬请赐教!)

哦、抓住、抓住、快抓住那似水流年。

---贺拉斯( 网:www.sanwen.net )

第1章 老房老房

牛黄读到小学六年级上期的某一天,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

某一天的早晨,牛黄照例背着书包和边走边撵,嘻嘻哈哈的跑向学校。

他们跨进校门,惊愕的发现校内空气紧张;学校四周的天井里,站满了臂缠红袖章满脸幼稚的中学生。

几个身着旧军装手提铜扣宽皮带大学生模样的小伙子和姑娘,率领着一帮满脸稚气的中学生,在校长室、教务主任室和各间教室的门上贴封条。封条上盖满鲜血一样红湿湿的印章……

牛黄看见平时威风八面的校长、教务主任、辅导员等人,在中学生们的虎视眈眈中弯腰低头站着。

身怀六甲的班主任许老师,也腆着个大肚子站在其中。陆续到校的小学生们惊恐万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出身书香世家的老校长,一个长髯飘飘的老者昂头叫起来:“我是学校校长,不是牛鬼蛇神!”

那几个正在贴封条的大学生闻声气势汹汹冲近,一个模样俊俏的女大学生扬起手中的皮带:“你还敢放毒?”

随着她一声厉喝,皮带合着锃亮的铜扣狠狠叩击在老校长头上,鲜血迸溅。

在小学生们的惊呼中,老校长晃了晃立住身子,依然昂首高呼:“我是学校校长,不是牛鬼蛇神!”……

牛黄在女大学生打人的一瞬间,认出她就是的邻里,市育苗大学一年级学生,大名鼎鼎的育苗《红色造反团》团长陈芳,陈二妹。

那个酷热的天,从此深深地刻进了牛黄的脑海。

那个酷热的,牛黄和同学们从此告别了学校,没有毕业便结束了小学。

那个酷热的夏天,牛黄仍清晰地记得,最后那一片绚烂的云霞像被鲜血淋过,飘浮在学校的房顶上,红得刺眼,美得惊心……

多年以后,在的魇里,仍然清晰地看见它飘呀飘……

外面是一个疯癫的世界,牛黄却和住宅楼上众多的同龄人,当起了“家庭妇男”。

这是一幢老式的四层楼房。左边是一长溜12家的住房,每间房约18平方米;右边是一长溜12家住户的3平方米厨房,厨房与住宅相对:

中间呢,夹着一条2米宽的走廓,在整幢楼的正中,一溜2米宽的之字型木楼梯,供人们上上下下,进进出出……

一至四楼的楼梯一角约2平方旮旯里,统一安着水龙头和下水道,是全体居民共用的接水倒水处。

可别小看了这幢被人称为‘老房’的四层楼房,只有红花纺织厂的中层干部和武汉癫痫能治疗好吗技术骨干,才有资格居住。

老房的斜对面,一大片空阔地上,则是统一建造的老式七层楼房,那是红花纺织厂职工住宅区。

离老房后稍远处的小山坡上,绿荫红润中坐落着几幢二层楼的苏式洋房,最初是援华的苏联专家住地;

现在是厂级干部的住宅区或厂招待所和厂职工医院……

牛黄在老房生活了十五个年头,老房是牛黄的全部。

现在,15岁的牛黄系着围裙,正蹲在厨房努力吹着灶膛中的一点火苗。

该死的煤球们,总是烧着、烧着就熄灭了。

眼见得要到10点半,而11点40分在纺织厂上班的老妈就要回来吃饭,吃完还要上班,整个吃饭只有15分钟,厂里正“抓革命,促生产”,耽误不得的。

而且走后,身为厂供销科科长的老也紧接着要回来吃饭;老爸脾气暴躁,更是半点耽搁不得。

因此,牛黄着急。

可是今天就像撞了鬼,他越着急却越吹不燃火,满面污黑,还弄得烟雾弥漫。烟雾自然又像往常一样,漫延到走道上,又不客气的往各家各户屋里钻。

隔壁的周伯进来了,大着嗓门儿叫:“牛大又点不燃火啦?”,牛黄像见了救星,忙回道:“是呀,是不是你糊的灶有问题哟?”

“乱扯,我糊的灶没有问题,让我来。”周伯将牛黄一拉,蹲下去轻轻吹吹,再拨弄一番,火苗便腾飞起来。

他麻利的将煤球小心翼翼地一个个压在火苗上,关上灶门,用扑扇从灶下向上轻轻扇着,一会儿那煤球便燃烧得红旺旺的了。

系着围裙的周三也走进来,周三是牛黄的同班同学。

“要不要我帮忙?”周三问:“来不及了,谨防你又要被抽陀螺。”

牛黄脸上有些发烧:“要得,帮我洗菜嘛。”,周三揭开水缸头双手并用,很快洗净了堆在案板上的土豆和大白菜。

他又操起刀,老练的在水缸沿上将刀刃使劲地左右背背:“干脆我帮你切了算啦,要不要得?”,“要得”

“嗯,嗯,嗯!”

“哎呀,你切得好厚哟”,牛黄看一眼,忍不住叫起来:“炒不炒得熟哟?”,“没问题,炒得熟,这样吃了有劲扎。”

周伯拿起儿子的杰作看看,拍拍手安慰牛黄, 一路哼着“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毛泽东/想念毛泽东……” 出去了。

“下午上街去看热闹,去吗?”

“要得,听说昨‘反派’打死了‘保派’好多人?”

“莫要大人知道,要不又要倒霉”,牛黄叮嘱道:“二点钟走”,“喊不喊黄五?”“不喊,喊了只有多麻烦。”

黄五也是牛黄同班同学,不过黄五的是‘保派’大头目,与父亲是‘反派’小头目和父亲是‘逍遥派’的牛黄与周三的关系一直不太好。

“弄好没有呀?肚子饿啦。”牛三边咕嘟灰溜溜的跑进厨房:“哥,我先吃嘛。”说着踮起脚尖就要掀锅盖。慌得牛黄一巴掌打去:“忙什么忙?妈还没下班。”

牛三没注意被牛黄打了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就地一滚哇哇大哭起来。

牛家三兄弟,牛黄老癫痫病#!好的治疗方法大,以下的牛二牛三,一个比一个小二岁。

此时,哪个根红苗正的阶级家庭,不是成群兼二世三世甚或四世同堂?

目前,老房住的最多的是检修车间技术骨干陈师傅,一家大小搭自己老父老母和岳父共九口人,住在18平方米的住宅里。

当中用帘子一拉,六个大人住内,三个孩子占外,2.4米的空高,床上垒床。三个半大小子跳上跳下,别说,挤是挤点,还真住下了。

陈师傅因此成了厂里“紧跟主席干革命,不向国家要半分。”的先进典型!

所以,当看着三个孩子越来越大,牛黄老爸找厂里几次交涉,恳求增加一间或半间住房时,就吃了不少软钉子。

昨晚,牛三手脚未洗就上床睡觉。

一双臭哄哄的脚丫,一晚上就那么直挺挺的伸在睡在另一头的牛黄鼻子底下。自小有洁癖的牛黄那个气呀,半夜实在睡不着只好爬起来坐着……

所以,牛黄的巴掌就抡大了一点。

“你打我,我告你,我要给讲,鸣----鸣!”牛三坐在地下手脚并用,像真受了多大的委曲似的。

下午,牛黄和周三漫不经心的在街上闲逛。

街上一片红色的海洋,不断有大卡车载着手持武器或是膀大腰圆的工人,或是的学生或是文雅的职员们示威般驰过,留下一串串口号声。

走到市里原先有名的育苗中学时,牛黄发现有许多人在匆忙的奔进跑出,周三竟然看见了自己的二姐也在其中。

“二姐,干啥?”

“快,拿书,拿书!”周二气吁吁的,拎着一大包书,白净的脸上满是汗珠。

周二也是牛黄的同班同学,不,确切的说,是留了一级的重读生。

周家好读书,周伯还曾在先前的××日报上发表过不少豆腐干文章呢,是老房引以自豪的才子。

真是耳濡目染,除那个与老爸一样看破红尘,成了远近闻名‘逍遥派’的周大,喜好读书的习惯也就紧紧地跟了周二、周三。

育苗中学原先是本市的重点中学,曾出过几十位在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大人物。

但现在,学校里一片狼藉:整齐的绿茵早成了光秃秃,人们到处乱串,纸屑纸片到处乱飞,焚书的黑烟盘旋缭绕,直冲天空……

“快拿哟,白站着干嘛?”周二将手中沉重的书包往牛黄手上一递,冲着周三急切的喊道:“都是外国名著,还有许多教科书,快拿快拿,以后用得着的。”。

忽然,“呯呯”响起了枪声。

正在图书馆大发书财的人们,顿时乱成一团。

牛黄和周二周三一同抱头扑通趴下,隔着捆成书担的间隙,胆大的牛黄发现是校内两派在对射。他忙对他们说:“快走,不是打我们的。”

三人连忙的爬起来,连拉带推地拖着沉重的一担书,逃之夭夭。

回家放好了书,周二高兴的朝牛黄挤挤眼睛,说:“走,上街,我请客!”没提防一旁的牛三听见了,直嚷嚷:“我也要去,不然,我要告你们。”

周三无奈的回答:“走嘛,真是跟屁虫”

牛三欢呼雀跃的提着裤子跟在他们身后。癫痫病用什么药物预防p>

一行人来到大街上陡梯下的一家餐厅坐定,周二掏出一角钱,给他们每人买了一碗凉粉。众人正在大快朵颐,一辆卡车飞驰而过,车上持枪站着的大汉们闲得无聊,忽然就恶作剧的朝天鸣枪。

一时,街上行人乱窜,鸡飞狗跳,乱成一团。

枪响时,牛黄他们早熟练的趴在了地上躲避。

牛三舍不得美味的凉粉,人虽趴在地上,手中却还端着碗,用手捞着一根根津津有味的吃着。牛黄瞧着他好自在的样子,正想喝叫他注意躲避,没想到一闪眼,居然看见了地上的二颗水果糖。

这年头,水果糖可是稀罕物。

水果糖包着花花绿绿的透明玻璃纸,可极了。

牛黄闪电般抓起,飞快的揣进自己腰包。

一路上兴奋得走路都有些飘浮。牛黄早已记不起水果糖的滋味了。

上次,成都的小舅来本市串连时,送了老爸一小包水果糖。平时老妈像宝贝一样收藏着,时不时的将一颗糖掰成两半,让牛黄兄弟三人品味,全家吃了大半年……

有一次深夜,馋嘴的牛三竟偷偷溜到用帘子隔开的里间,轻手轻脚的爬向放在抽屉中的糖盅,被老爸发现狠揍了一顿。

老妈呢,边拉着老爸,边拿出一颗糖,也不像平时那样掰分,而是全喂到牛三嘴里,那眼泪,水一般在她脸上淌……

回到家,大家将就中午的剩菜剩饭吃了,就各忙各的。

老房的邻里,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

吃饭时间,各家各户把自家门前折叠的小桌一支,放上自家弄的饭菜,全家围上就开餐。此刻,一长溜的小桌子,一长溜坐着或蹲着吃饭的人们。

一长溜响亮的吃饭声,优美地彼起彼落。

特别是夏天,老少爷们一律光脊梁配短裤。

少娘们与老娘们呢,一律身着轻薄得白腻腻的肉体若隐若现的短衣裤……

老少爷儿们和老少娘儿们就那么一长溜的坐着或蹲着,边悠闲地摇着大扑蒲扇,边吃饭边兴高采烈的吹聊着,成为一景。

常常是吃着吃着,孩子或老人便端起饭碗东家走西家瞧。

在主人热情的招呼下,尝尝各家不同的手艺。们边吃边切磋做饭的技术,相互告之什么菜配什么做?哪儿的菜最便宜;

男人们边吃边大声武气的谈论时局及厂子里的新闻轶事,喜欢喝点小酒的,还热情的相互劝道“来,尝尝,喝,喝!”;

孩子们呢,则欢快的跑来跑去,热闹异常。

奇怪的是孩子们尽管乱窜,手中的碗却从不会落下或打碎,倒是堆满了各家各户,不同风格和不同味道的菜肴。

老房邻里的房门,从不会上锁。无论夏秋,除了睡觉,各家各户的房门就那么大开着。家家的喜怒哀乐,大小心事,就那么赤裸裸的相互流露。

大人或孩子,就那么在邻里家进进出出,也不曾听说谁家不见了什么东西。

而晚上睡觉时女人们的呢喃声,男人们的如雷鼾声和孩子们在梦中吧嘴唇的声音,也就成了各家各户白日的谈资。

最有意思的是夜起小解。

你听吧:那涓涓如小溪一般轻北京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盈的,是女人们;那沉重如落泉一般豪放的,是男人们;那欢快如鹿鸣一般清脆的,则是孩子们……

哦!我的老房!我的不褪色的风景!

牛黄揣着两颗水果糖,像揣着天下最珍贵的东西。他要等老妈下夜班回来后,再拿出来让大家惊喜和高兴。

他在周伯家和周二、周三还有黄五,打着扑克什级。牛黄和周三一方,周二和黄五一方,双方杀得难分难解。

可牛黄与周三的手气好,总摸到好牌,节节什级。周二不高兴了,瞅瞅黄五,不满的咕嘟到:“你出牌大胆点嘛,真是,缩手缩脚的,像个保皇派。”

黄五往日在学校里就没少受过班长周二的白眼,有些习以为常:“你才是个保皇派呢,慌什么?嘿,我出老K得10分哟。”

“干啥子?你们自己打桩。”,周三喝住喜滋滋正要捡分牌的黄五:“昏了头哟?”

黄五有些尴尬,收回伸出的手:“嘻嘻,我忘了。”。

周二将牌一摔:“不来了,真是保皇派,光输。”

黄五父亲正巧从门口经过,闻言大怒:“你小孩家家的晓得什么保皇不保皇?谁教你的?”

周伯吓一跳,忙劝道:“黄勤务员,莫与孩子一般见识。”

偏偏周二不服气,又咕噜:“保皇派就是光输”

黄父一下子暴跳如雷:“我把你这个鬼女娃娃抓起来,你信不信?”

正在一旁闭目听收音机的周大不干了,睁开眼睛道:“黄勤务员也怕太狂了吧?动不动就抓啊抓的。”“什么?你这个假逍遥派,别惹老子下手啊。”

年轻气盛的周大反唇相讥:“你这个真保皇派,下手抓的人还少吗?”。

黄父猛地冲上去,慌得周伯使劲抱住他,大叫:“邻里乡亲的,老黄,别和孩子一般见识呀,求你了。”

邻里全惊动了,大家纷纷丢下自家事,赶到周伯家相劝。

到底是邻里,黄父蹦跳一阵,见挣回点面子便顺路而下:“好好、好,算啦,都是多年的邻里,我不与小孩子计较。不过,老周,你真得要管管他俩,要不迟早得给你惹祸。”

“走,回家。”

他转身朝黄五大喝:“老子给你说过多少次,不准赌博、不准赌博,可小子你总偷偷跑来打牌,皮子痒啦?”

黄五被迫扔下扑克,跟着老爸回家,一路咕噜道:“玩扑克就是赌?那你打麻将呢?”。

扑克玩不成啦,大伙儿发一阵呆,周二无聊的往自家的破沙发上一躺:“牛黄,吹笛子嘛,我们听起耍。”

牛黄点点头,取来竹笛。清脆婉转的笛声,在下传得很远很远。

牛黄是老房公认的自学成材的‘音乐家’,能吹笛子拉二胡弹月琴。闲散无聊之际,小伙伴们围在一起,就喊牛黄献艺以打发时光。

牛黄吹着《北京的金山上》、《草原上的红卫兵见到了毛主席》、《我是一个兵》等时髦曲子,周二周三跟着旋律一同哼哼。

一会儿,格外喜欢音乐的黄五忍耐不住,也偷偷跑来凑热闹……

很快,就到了孩子们应该睡觉的时辰。

首发散文网: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